8文庫 > 歷史小說 > 我在明朝當國公 > 第一千二百五十九章 罵人
    時間已經到了上午九點,楊峰依舊躺在柔軟的大床上呼呼大睡,我們的蘇大官人昨晚開了一晚上的車,以至于現在還在補充睡眠,只是他雖然不想起床,但有人卻不讓他好好睡覺。

    “喂……趕緊起床啦,太陽曬屁股啦!”

    一雙溫暖的小手掌捧住了他的臉龐,然后開始使勁揉了起來。

    蘇童眼睛依然緊閉,右手扒開了捂住他臉頰的小手:“媳婦別鬧,讓我再睡會!

    閆丹晨卻沒有理會他的求饒:“累什么累啊,待會還有客人要來呢,你作為主人怎么還在睡覺?”

    無奈的睜開了眼睛,蘇童拿起床頭的手表看了一眼,苦笑對顏丹晨道:“媳婦,我昨晚可是伺候了你們姐倆一宿了,好不容易剛睡了不到三個小時,你就不能中午再喊我嗎?”

    “你呀!”

    閆丹晨有些寵溺的捏了捏他的鼻子:“你當我想喊你啊,你可別忘了,今天馮導和小汪總可是要過來跟咱們談事情的,你作為投資人怎么能夠缺席呢?”

    “談事情,談什么事情?”楊峰一時間有些懵逼,這段時間他忙著在明朝時空打仗抄家,根本沒有時間理會現代時空的事情,可以說早就變成了甩手掌柜,自然沒有心情理會這些事情。

    “你啊,怎么連這種事情都忘了,前兩月馮導他們不是來找你拉投資嗎,你大手一揮就給出了一個億,這段時間人家的前期籌備工作已經做好了,今天是和幾名主演簽約,同時也是召開記者招待會的日子,你作為投資商怎么著也應該過問吧?”

    聽到這里,楊峰這才恍然大悟,拍了一下腦門:“你看我,怎么連這件事也忘了,行……我馬上起來,對了,今天在哪簽約?”

    閆丹晨一邊打開衣柜幫楊峰找衣服一邊說:“馮導跟我說過,就在玄武湖旁的美菱酒店,屆時可是有不少媒體和娛樂公司的代表參加,你可是咱們江東門珠寶公司的老板,怎么能缺席呢!

    “嗯,這倒也是!睏罘宕藭r已經走到了洗手間開始洗漱,刷完牙后他洗了把臉回到了臥室,拿起閆丹晨替他選好的衣服一邊穿一邊問:“對了媳婦,你上次不是要替還幻要個角色么,馮導給了她什么角色?”

    閆丹晨一邊折疊衣服一邊道:“馮導挺給我面子的,給了一個女二號!

    “一個女二號而已,這就叫給面子了!睏罘逵行┎恍嫉溃骸霸蹅兛墒钦娼鸢足y的投了一個億的華夏幣,不是津巴布韋幣啊,我原來還以為是個女一號呢!

    “你知道什么啊!遍Z丹晨有些哭笑不得輕輕在他胳膊上拍了一下,“這種事不能由著性子來,一部戲有一部戲的特點,你不適合的角色就算是給再多的錢也不合適啊。

    就好比當年把小燕子捧紅的那部電視劇,如果你讓李明啟老師去演小燕子或是紫薇,你認為會怎么樣?”

    “呃……”

    楊峰腦海里立刻浮現出了容嬤嬤拉著皇帝的胳膊喊著皇阿瑪的場景,立馬情不自禁的打了個寒顫,這特么的太嚇人了,真要這么演的話估計皇阿瑪得跳樓了。

    “好了,你就別惡心我了,我錯了還不行嗎?二號就二號吧!

    “對了,還幻跟我說要好好謝謝你呢,說有空了請我們吃飯!

    “你們姐妹倆的事情我摻合干嘛,你們有空就多聚聚唄,我一個大男人過去顯得多尷尬啊!睏罘辶⒖叹途芙^了,陪女人逛街可不是什么好差事,有那時間還不如多睡會呢。

    穿好了衣服,楊峰又吃了點早餐,這才駕車朝著玄武湖而去。

    二十多分鐘后,楊峰來到了玄武湖,好不容易找了個停車位將車子停好,他看了一下手表,距離發布會的時間還有一個多小時,時間還很充沛,所以楊峰也不急著趕過去,干脆沿著玄武湖的河堤一邊走一邊欣賞著周圍的風景。

    只是他一邊走心里卻情不自禁的將如今看到的景色和明朝時空的玄武湖做比較。

    跟現在充滿了現代化風格相比,明朝時空的玄武湖的繁華也不遑多讓,湖里那一艘艘穿梭如織的畫舫,湖邊那些過來踏春的讀書人和游客,更是平添了幾分讓人沉醉的溫柔鄉的滋味。

    “嗯,有空就去明朝時空拍幾張玄武湖的景色,再跟現在景色比較一番,一定很有意思!

    蘇童一邊想一邊忍住啞然失笑起來,自己也是閑的,連這種事都想得出來。

    正當蘇童思索的時候,看到一名穿著橘紅色環衛制服的五十來歲的阿姨正一手拿著掃把一手拿著簸箕低著頭在清掃地面,這時一名穿著褲衩蹬著一雙拖鞋的四十來歲的男子隨手將一個空礦泉水扔了過來,差點砸到了楊峰的腳上。

    楊峰的眉頭頓時一皺,這伙的素質也太低了吧。

    這時那名環衛阿姨看到后站直了身子對那名男子說道:“先生你能不能別亂扔垃圾啊!

    孰料男子不以為意道:“這不是你在這里嗎,再說了,我可是聽說了你們經常撿一些空瓶子和紙箱去賣,我這扔這里不正好方便你建嗎?”

    “擦,這孫子嘴巴有點臭啊!边@話說得連一旁的楊峰都有些聽不下去了,這是人說的嗎?

    環衛阿姨也不答應了,指著男子說道:“你這人怎么那么缺德,亂扔垃圾也就算了,怎么還糟蹋人?”

    玄武湖的游人本來就多,兩人這一吵起來,周圍立刻就有人圍了上來,不少年輕人甚至還悄悄拿出了手機對準了男子。

    “我說錯了嗎!蹦凶庸烙嬈饺绽镆彩切U橫慣了,看到周圍人有人圍過來,他不但不認錯,反而振振有詞道:“你們的工作本來就是清理垃圾,我要是不亂扔垃圾你們清潔工不就要失業了嗎,你能有這份工作應該感謝我才是!

    “你……”

    環衛阿姨被他的話差點哭了,想要反駁卻不知從何說起,一時間指著他卻不知道應該說什么。

    旁邊圍觀的群眾也指著他議論紛紛,只是大家雖然明知道這男子的話是錯的,但卻不知道該如何反駁這個家伙的歪理。

    男子看到環衛阿姨無言以對,不禁得意起來,這時一個聲音在旁邊響了起來:“你這是放屁”
广西快乐十分押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