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庫 > 仙俠小說 > 蛇王的囚妃 > 第二十四章 失望等待
    窗外金色的夕陽斜斜的映射,華麗的宮殿里盈滿了細碎的金光,清雅的淡香,在空氣中迷醉的飄散,清風不斷,輕掀窗簾,送來一股醉人清香的涼爽。

    “雪,你怎么會在這里?”怡夢將沐雪拉到自己的身邊坐好,又伸手捏了下他的粉嫩的小臉,輕柔著嗓音問道。

    “小姐是雪的主人,雪自然要跟著小姐伺候!毖┼洁鸱奂t的薄唇,眨巴著明亮的大眼睛,紅著臉小聲說道。

    怡夢心下一怔,原來雪冒險來蛇宮竟是為了找自己,只是眼下自己都性命難保,又如何能照顧好他呢?

    怡夢神色復雜,淺淺勾唇,認真的看著雪堅定道:“雪,你不是奴隸,你和我們一樣都是自由人,知道了嗎?”

    “哦!毖┧贫嵌狞c了點頭。

    怡夢寵溺的摸了摸沐雪可愛的小腦袋,略微考慮,轉身對著英珠,淡淡的吩咐道:“英珠,送他離開吧!

    “小姐,你不要我了嗎?”雪蹲下身子,緊緊地抱著怡夢的腿,兩行淚水奪眶而出。

    怡夢動作輕柔的拭去雪滿臉的淚珠,無奈的嘆了口氣,耐心的解釋道:“不是不要你,是這里太危險,我怕我沒有能力保護好你!

    “雪哪里都不想去,只想待在小姐身邊伺候,求小姐留下我!毖┨鸾^色的面容,雙手緊摟著怡夢的腰,圓睜著一雙水汪汪、燦若星辰的明亮大眼睛,哭訴著哀求起來。

    怡夢無奈的搖搖頭,嘴角掠起一抹溫柔的笑,俯身輕哄道:“雪,這個蛇宮很恐怕的哦,你在這里隨時都可能沒命的,不如你先會霧雨國,等我想辦法脫身以后再來找你,可好?”

    “小姐,雪不怕死,只求能侍奉小姐左右,若是小姐不要雪了,雪但求一死!便逖┪宋亲,粉雕玉琢的臉上斑駁的淚痕縱橫交錯,紫色的瞳眸閃過一絲詭異的紫光,語氣堅決的說道。

    “雪,你……”眉心一緊,眸間浮現出一抹憂慮之色,未想到雪對她竟是如此的依賴,沉思片刻,終于還是點頭應道:“好吧,不過以后要多加小心!

    “謝小姐,雪兒以后一定會盡心侍奉的!毖┢铺闉樾,紫眸中迅速閃過一絲莫名的光芒,快得讓人來不及捕捉!

    怡夢眼帶寵溺的輕點了下沐雪的俏鼻,故意板起臉孔,取笑道:“你看看你身上臟兮兮的跟個小懶貓似的,要是你再不去把自己弄干凈點,我可就真不要你了!

    “啊,姐姐不要拋棄雪,雪這就去把自己弄干凈!便逖@呼一聲,委屈的撇撇嘴,趕緊拉著英珠跑了出去。

    看著雪那可愛純真的表情,怡夢心底的某處地方愈發柔軟起來,她暗暗發誓,眼前的這個絕色男孩,她一定會保護好他。

    不知道過了多久,耳邊傳來急促的腳步聲,打破了夜的平靜,怡夢心口微微一顫,浮上腦海的預感告訴她,今天晚上,該來的,終究要來了。

    “夢妃娘娘,王正在寢宮等候,請娘娘速速過去!睂m女盈盈欠身道。

    沉默半響,她站起身,平靜的應道:“知道了!

    *

    彎月如勾,被烏云所覆蓋,朦朧不見影,空氣中隱約彌漫著一股令人窒息的壓抑,似乎正在醞釀著一場即將襲來的暴風驟雨。

    燭光要拽,燈光點點,裝飾的富麗堂皇的寢宮內,金色的床榻寬大而柔軟,精美的宮燈垂在檐上,空氣中散發出淡雅醉人的暗香。

    暗夜俊美的身軀慵懶的斜臥著,單手支起半個身子,幽深如潭的眸子閃閃發亮,閃爍著興奮的光芒。

    全身的血液在快速的流動,他的心早已止不住的沸騰了起來。

    不知為何,每次面對她心中都會莫名的感到緊張,那種又期待又興奮的情愫是他從來都沒有過的。該死的,她只不過是一個小小的人類女子,自己對她不該有這樣的異樣的感覺。

    今晚他一定要將她變成他的女人,讓她一切的美好都只能屬于他,他一定要俘虜她。

    等待的時間似乎總是太過漫長,侍衛宮女早已屏退,靜謐的夜里,靜的只聽到自己的呼吸聲。

    終于,走廊里傳來輕微的腳步聲,他黑眸一亮,是她來了嗎?

    空氣中飄過一股濃郁的胭脂水粉味,那是屬于女人特有的脂香。

    暗夜眉頭緊蹙,凝眸望去,只見戚妃手中端著一碗蠱,婀娜的扭動著柔軟妙曼的身軀,肌如凝脂,媚眼如絲,薄如蟬翼的紗裙披裹在身上,半敞著衣領,露出白皙傲然的酥胸,若隱若現,撩人心魂。

    “王,夜深了,戚兒給您端參湯來了!逼蒎飞,嬌軟的嗓音酥媚入骨,猶如二月揚柳風,搔人心癢難耐。

    暗夜眸色一暗,犀利的眼神掃過戚妃,冰寒的語氣透著窒息的壓迫感:“戚妃,如果本王沒有記錯的話,今晚好像不是你侍寢吧!

    這個戚妃,之前的確是他的新寵,伺候男人也的確有一番與眾不同的技巧,若非出現了那個奇特的女人,此刻他一定會興致勃勃的享受起被美人服侍的樂趣。只是自從遇見她以后,對這樣的女人就再也提不起任何一點興趣。

    “戚兒自是知道,只是剛才戚兒在花園散步,聽到下人們說夢兒妹妹今晚身體抱恙,恐怕不能來了,所以……”戚妃美眸掠過一絲驚慌,深吸口氣蘊神,嬌喋的稟報道。

    “哼,她身體抱恙!”暗夜面色驟然陰沉,眸中閃著狂怒的火光,雙手緊握成拳,渾身散發著令人毛骨悚然的凜厲氣息。

    這個該死的女人,她分明是存心找借口躲著他。

    今天有事耽擱了,無論多忙一天保證一更,可能忙的時候會晚點,一般中午更新。

    本書由首發,請勿轉載!
广西快乐十分押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