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庫 > 仙俠小說 > 蛇王的囚妃 > 第四十九章 致命打擊
    芙雅面色猙獰,嘴邊掛著一抹獰笑,“哈哈哈,真是一出好戲啊,夢妹妹什么叫做作繭自縛,你現在明白了吧?我就說上天是公平的,不可能如此厚待你,現在你心愛的男人,和別的女人還有個孩子,你是不是覺得很心痛?”

    “如果你不想死的話,就給本王閉嘴!”暗夜黑眸狠瞇,懲罰性的捏住芙雅的脖子,直到她臉色蒼白,再也發不出任何聲音。

    這個可惡的女人,明知道夢兒已處于崩潰的邊緣,還故意說這些話,來刺激她。如果不是忌憚她魔界公主的身份,他真想現在就殺了她。

    怡夢死死的咬著下唇,強忍著眼眶中打竄的淚水,目光直視凌楓,顫聲問道:“楓,你告訴我,她說的是不是真的?你和這個月靈兒是不是真的有一個未出生的孩子?”

    凌楓神色復雜的看著怡夢,唇角的弧度有些苦澀,沉默片刻,欲言又止道:“夢兒……我……”

    看著凌楓那難以啟齒的表情,怡夢終于是明白了什么。她痛苦的閉上眼,心中好似被刀鋒劃開了一道口子,那種窒息的疼痛在一點點的吞噬著她,直到靈魂的最深處。

    難怪楓哥哥以前對她的感情一直不明朗,也從來不會主動跟她說一句甜言蜜語,和她相處多半是少言寡語。她一開始還以為,是因為楓的冷漠的個性所致,沒有想到原來事實根本就不是這樣,他已經有了別的女人,這才是最根本的原因。

    眼中蓄滿的淚水,終于決堤,斗大晶瑩的淚珠,不可遏止的滑落下來,墜落在地面,然后摔碎,綻放出一抹凄涼的淚花。

    怡夢忽而笑了,眼神如冰尖一樣的銳利,“也就是說,你跟我在一起的時候,已經有了別的女人!”

    凌楓的瞳孔一陣收縮,藍眸中閃過深刻的痛楚,艱難的抬起頭,帶著一抹隱忍痛苦的沙啞,低沉哀怨的語氣,只吐出了幾個無比堅定的字:“我只愛你!”

    怡夢的心像是被針狠狠的扎了一下,蝕心的痛感凌遲著她的每一根神經,她深吸一口氣,努力支撐起搖搖欲墜的身體,嘴角噙起一抹冷笑,“可是,你卻背叛了我!

    她的世界已經陷入了無邊的黑暗,心和靈魂,都如同墜入了一個萬劫不復的深淵,讓她已無力承受。

    她不是介意楓曾經有過別的女人,也不是包容不了他未出世的孩子。她真正介意和在意的是,楓的背叛和欺騙,直到她決定把愛都交給他,完全相信他時,他仍然沒有打算告訴她,如果這次不是因為靈王抓她來威脅暗夜,他是不是會瞞她一輩子?

    頭,好痛,天旋地轉。眼神開始渙散,周圍的一切都變的模糊,痛苦伴隨著巨大的苦澀,讓她的身體止不住的下墜。

    預期的疼痛沒有到來,身體落入了一個溫暖的懷抱,暗夜憐惜的將怡夢攬入懷中,輕輕磨蹭著她的長發,聲音無比輕柔:“夢兒,別怕,我帶你離開!

    怡夢淚眼婆娑的抬起頭,水眸中漾起一陣感動,下意識縮縮身子躲到暗夜懷里,仿佛只有這樣才能找到一絲溫暖,無力的輕呤:“謝謝你,麻煩你現在就帶我離開!

    她已經無法承受,也不想再去承受,她本來就已經嫁給了暗夜,早在她大婚的那一日,她和凌楓之間的那條感情線,本就應該抹斷的,F在她已經是他人妻,她又有什么資格去指責楓呢?

    她沒有立場,也沒有身份,或許只有離開,才是她唯一能選擇的路。該了斷,該結束的,終究是要結束的。

    暗夜微微低首,看著懷中受傷的小鳥依人的怡夢,波濤洶涌的眸子,劇烈的顫動,那里面,藏著刻骨銘心的心疼,下意識的摟進她,在她冰涼的額際上落下輕柔的一吻,低聲安撫道:“好,我們離開,馬上就離開!

    凌楓突然縱身一躍,擋在他們面前,眸中露出一抹凄哀,深刻的痛楚蘊藏在其中,啞聲哀求道:“夢兒,不要跟他走!

    暗夜面色陰沉,眼中迸發出一道冷冽的寒光,怒斥道:“藍魔,今時今日,你覺得自己還有資格說這種話嗎?”

    凌楓幽暗的藍眸,瞬間變的赤紅如血,憤怒的瞪著暗夜,雙拳緊握,“我沒有資格?難道你有資格嗎?如果當初不是你逼她跟你成親,她現在已經是我的妻子,又怎么會受到如此傷害?”

    暗夜眼眸陰鷙駭人,周身散發出凌厲危險的妖氣,冷冷的提醒道:“不管如何,她現在已經是我的妻子,你最好不要打她的主意,否則別怪我翻臉無情!”

    凌楓心口一震,暗夜的話深深刺中了他心底最深處的傷疤,他猛然意識到他心愛的女人已經嫁給了別的男人,難道他們之間真的就有緣無分?上天就這么殘忍,連夢兒心里對他僅存的那點愛意,都要拿走?

    一種撕心裂肺的痛楚,在凌楓全身蔓延開來,他發出一陣劇烈的咳嗽,連呼吸都變的困難,驀地竟咳出一潭血來。

    凌楓頹然的跪坐在地上,身體像是被抽干了所有力氣,全身不可遏止的顫抖起來,眼神空洞的仿佛沒有焦距,眸中赤紅一片,嘶啞的低喊道:“夢兒,以前的事情我阻止不了,你相信我是有苦衷的,你不要跟他走,好不好?”

    聽到沙啞痛苦的聲音,怡夢的心里一陣抽搐,她死死的抓住暗夜的衣領,心中的痛苦與糾結讓她感到分外的窒息,她已經不知道要如何去面對楓,更不知道要怎樣去理清這段紛繁復雜的感情,她需要離開楓,冷靜的想想。

    月靈兒突然伸出雙手,從身后緊緊的抱住楓,隱忍著心底的刺痛,用顫抖的聲音低求道:“楓,不要傷心,讓她走吧,你還有我!

    看凌楓的反應,她隱約能猜測出,怡夢應該就是那個讓楓拋棄自己的人。雖然心中有恨,但是已經死過一回的她,更是明白愛情不可以強求,她已不想再爭取什么了,只想好好的守護在自己心愛的男人身邊。

    凌楓回過頭,深深凝視著月靈兒受傷的小臉,無比愧疚道:“對不起,我必須帶她走!

    “楓——”月靈兒的心也被絞碎了,眼淚忍不住流淌下來,眸間浮現凄楚的情殤之色。

    靈王他實在不能容忍愛女受到如此的委屈,陰冷的目光迸射,眼中透著絕頂的憤怒,寒聲怒吼道:“誰都不許走,給我把他們統統抓起來!”

    本書由首發,請勿轉載!
广西快乐十分押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