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文庫 > 玄幻小說 > 皇天戰尊 > 第七百一十章 入劍冢
    陽炎目光平靜,一點也不意外,自從發現劫親的黑衣人也是藏劍山莊的人,而且還是二莊主的人,他心中就有了一些猜測。

    “藏劍山莊存在近萬年之久,曾見證亂世浩劫,堪稱乾域最古老的勢力之一,但始終位列一流勢力之末,且名聲不顯,殿下可明了其中道理?”二莊主緩緩開口,問道。

    陽炎目光一閃,后面葉青無名葉雨凝三人聞言皆倒吸了一口涼氣,想不到這藏劍山莊不顯山不露水的竟然擁有如此驚人的底蘊。

    按理來說,藏劍山莊存在這么久,就算無法誕生出一尊絕世強者登臨霸主之位,也會有不少天玄境的巔峰強者,怎么也不至于淪落到一流勢力中墊底的地步。

    四大皇朝之中,底蘊最深厚的也就玄武皇朝,存在了七千年,雖然玄武堂在一流勢力之中也居于末位,但要知道那只是玄武皇朝一小部分力量,若算上全部底蘊,足可以在混亂之城排進前十二。

    藏劍山莊可是混亂之城的土著,所有底蘊都在這里,真實實力絕不可能居于一流勢力之末。

    如此反常的境況,絕非低調二字可以解釋的。

    陽炎斟酌了一下,開口道“與《藏劍神訣》有關?”

    大莊主此時點了點頭,道“不錯,但凡聽說過《藏劍神訣》的人都被它的玄妙吸引,但除了歷代莊主之外,無人知曉,其實它有一個致命的缺陷!

    “什么缺陷?”陽炎問道。

    大莊主眼神閃爍了幾許,像是在下某種決心。

    “大哥,還有什么好想的!你不想藏劍山莊沉寂下去,眼下就是一個機會,比你和煙雨閣聯姻高明多了!倍f主眉頭一皺,不悅道。

    “也罷!

    大莊主嘆息一聲,對著陽炎說道“太子殿下請跟我們來,一看便知!

    “那我們呢?”葉雨凝一聽急忙道,葉青和無名拼命點頭。

    他們也想見識一下那個什么《藏劍神訣》,竟值得陽炎大老遠地前來,尤其聽了二位莊主說的話之后,更感興趣了。

    陽炎看向大莊主,對方思索了片刻,點頭“既然是太子殿下的朋友,一起來也無妨!

    “耶!”葉雨凝高興地握了握拳,沖著陽炎嘻嘻笑。

    陽炎似是想到了什么,面無表情地掃了無名和葉青一眼,淡淡道“那兩個是本宮的隨從!

    葉青“……”

    無名“……”

    要不要這么較真?

    有我們兩個做朋友,很丟您的臉嗎?

    “呃……”大莊主被噎了一下,看著二人道“那就請二位在此等候吧!

    二人頓時一臉幽怨地望向自家殿下,陽炎不予理會,卻說道“跟著吧,長長見識!

    “殿下英明!”二人喜道。

    大莊主不說話了,二莊主也無話可說,默默在前面帶路。

    這位天陽太子的強勢他們算是見識了,獨斷專行,想怎樣就怎樣,讓人捉摸不透。

    藏劍山莊很大,風景優美,有山有水,聆聽著蟲鳴鳥叫,讓人有一種很安寧的感覺。

    水念予清澈的眼睛中閃爍著光,隨即莫名黯然。

    陽炎看了她一眼,眾人之中,唯有他能夠感受到她的思緒,一定是這相似的氛圍讓她想起了什么。

    “是一個很值得人流連的地方!北粞院鋈惠p聲道。

    見陽炎詫異的目光望來,冰若言令人沉迷的眼眸之中綻放些許笑意“不是么?”

    陽炎愣了一愣,不經意地瞥了一眼那些被甩在身后的山莊弟子,心無旁騖地練著劍,對眾人的到來視若不見。

    這些山莊弟子,素質與他曾經遇到過的那個什么“南師兄”完全不一樣,他們,才是藏劍山莊的精英弟子!

    藏劍山莊的確有著它獨特的魅力,很難想象,這樣的勢力居然會居于一流勢力之末。

    “到了!

    又走了約莫一柱香時間,來到一處僻靜的院落之中,四面個一棟普普通通的茅草屋,兩位莊主在東面的茅草屋外停了下來。

    居然是這么一個地方,葉雨凝、葉青和無名三人都是一陣納悶,不會是走錯了吧?

    “外面不起眼,里面別有洞天!

    大莊主解釋了一句,伸手一引“太子殿下,請!”

    陽炎點了點頭,舉步上前,推開屋門,走了進去,眾人隨后魚貫而入。

    然后發現,這就是一間普通的茅草屋。

    “沒什么特別的嘛!”葉雨凝嘟著嘴說道,好不失望。

    “不對!标栄椎,走到茅屋正面的盡頭,盯著竹子和茅草搭成的墻壁看了一會,徑直撞了過去。

    “炎哥哥……”葉雨凝驚呼一聲,那墻壁如水面蕩漾了下,陽炎整個人直接消失不見了。

    冰若言目光平靜,蓮足一動,緊隨其后。

    “原來如此!彼钣栊谋攘岘,立刻明白了過來,也走了過去,中間沒有任何碰撞的觸感。

    “是幻象!”葉青和無名異口同聲道。

    所謂的別有洞天,原來指的是這個。

    “郡主,我們也跟上吧!比~青看向葉雨凝道。

    空氣“……”

    葉青“……”

    無名愣了一下,望向兩位莊主道“我們郡主上哪兒去了?”

    這兩個二貨!

    大莊主無語地搖了搖頭,說道“你們說‘是幻象’的時候,她就進去了!

    倆二貨“……???”

    “別愣著了,走吧!倍f主拍了拍他們的肩膀,兄弟倆也走了進去。

    “我去!一個兩個的,就這么把小爺給拋棄了!難道隨從就不是人了?”無名郁悶已極。

    葉青同情地看了他一眼,笑道“你不是一個人!

    無名“……”

    這家伙是腦子里缺根弦吧?

    ……

    劍冢!

    陽炎一進來,就看到斗大的兩個字懸掛在洞口頂上,一種很不舒服的情緒浮上心頭。

    劍冢,乃葬劍之地!

    蒼涼,死寂之意,淋漓盡致,撲面而來,予人死亡的恐懼。

    冰若言平靜無比,區區意志無法影響到她。

    水念予則黛眉微蹙,很不喜歡這種感覺。

    葉雨凝有些害怕地緊靠著陽炎,小心翼翼地打量著那兩個字。

    葉青和無名都有些不適,卻強行壓制了下去。

    “諸位都感受到了吧!贝笄f主臉色凝重,沉聲道“《藏劍神訣》的藏字,與其說是藏,不如說成‘葬’更為契合!

    “藏的是劍,葬的是人!倍f主補充了一句,令人心生寒意。

    陽炎望向二位莊主,道“此言何意?”

    “但凡修煉了《藏劍神訣》的人,沒有一人能夠活到二百歲!”大莊主和二莊主一同語出驚人,如雷霆一般轟炸在眾人心頭。

    陽炎目光一震,對凡人而言,二百歲已經是無法想象的綿長壽命了,從古至今,也沒有幾個凡人能夠超過一百歲,活到二百歲的也不是沒有,但鳳毛麟角,屬于無可考證的傳說。

    但對武者而言,淬體境武者普遍壽命在百歲以上,煉氣境武者壽終正寢,活夠二百歲不在話下,靈元境強者可活五百年,天玄境強者可活千年!

    兩百歲壽元,攀登武道之路,太短暫了!

    哪怕頂級天才,達到天玄境修為就幾乎是極限了,如陽皇這種百余歲就突破至至尊境的,數遍乾域,也就還有一個無情門門主冷凌。

    再強的強者,如果僅有兩百歲壽元,也注定只是曇花一現,留不下什么痕跡。

    “怎么會這樣?”無名開口問道。

    葉青沉思道“莫非,這個《藏劍神訣》要以武者的壽元為代價才能修煉?”

    大莊主搖了搖頭,道“非是如此,具體原因不好言明,稍后你們入劍冢感受一番自會明悟一二!

    二莊主看著陽炎等人,一臉凝重道“我們還是要提醒諸位,劍冢兇險,一旦察覺不對,請立刻退出來,莫要遲疑!”

    “多謝提醒!标栄讓χ磺f主拱手道,沒有遲疑,大步往劍冢內走去。

    冰若言、水念予、葉雨凝、葉青、無名緊隨而入。

    “大哥,你覺得他們會成功么?”眾人進入劍冢之后,二莊主問道。

    “天陽太子,傳聞天資妖孽,氣運超凡,若連他都不行,恐怕就沒人行了!

    大莊主頓了頓,道“屆時,二弟不要再阻撓我的決定!

    “祖訓不可違!”二莊主并不退讓,“就算太子也不行,總有一天會有人行的!

    “頑固不化!”大莊主氣得一拂袖。

    二莊主回擊“是你心思太多!”

    ……

    走進劍冢,蒼涼、死寂之意更濃,甚至有一縷縷死寂之氣纏繞身周,揮之不去,眾人不敢怠慢,撐起護體靈元將之阻隔在身體之外。

    但僅僅往深處走了百十來丈,死寂之氣就變得極為可怕,能夠腐蝕他們的護體靈元,試圖侵入他們體內。

    陽炎小心翼翼地緩步前進,除了死寂之氣外,腳下這片蒼茫古老的土地上有著一座座小山包形狀的墳墓,前面都立著一面破舊的墓碑,碑上的文字也是相當古老的了,沒有研究過古文字的人沒辦法看懂。

    這當然不包括陽炎,比較起天殿之中看到的遺留文字,這些古字簡直不要太好認。

    就比如,左前方一個墓碑上就寫著如下碑文

    無雙尊者,曾麓戰三位同階尊者不敗,無雙劍葬于此!。
广西快乐十分押注平台